主页 > 汽车 > 正文

​丰田旗下公司造假 20 年,是时候掀开“工匠精神”遮羞布了

2022-08-06 01:25 来源:真问网 点击:

丰田旗下公司造假 20 年,是时候掀开“工匠精神”遮羞布了

导语

Introduction

在黑与粉的两个极端之间,怎样找到中立客观的位置,让妖魔化与神话一起破灭,我们需要对日系制造重新定睛凝视。

作者丨北 岸

责编丨徐进凯

编辑丨朱锦斌

8 月 2 日,日野汽车向日本交通运输部提交了最新调查报告,将该公司涉嫌发动机排放数据造假的时间提前至 2003 年,和此前披露的时间相比早了十余年。

日野是丰田旗下的卡车生产生商,丰田以 50.1% 的股权对其进行控股。此前,日野已承认伪造了四款发动机的排放和燃油经济性数据,但彼时伪造证据的时间框架是在 2016 年,从最新的报告结果看,造假行为已存在了近二十年。

日野总裁小木曾聪已通过记者会的形式向外界道歉,并表示公司管理层将认真对待自己的责任。他说,日野已经收到丰田总裁丰田章男的信息,对方认为,日野的不当行为已辜负了所有利益相关者的信任。

此前,日野已经召回了 2017 年 4 月至今年 3 月生产的近 4.7 万辆汽车,但是最新的调查报告出来后,该公司表示将再召回受影响的汽车约 2 万辆。此外,日野管理层也明确表示,为了整改,公司将在三个月内提出新的公司治理制度。

日野涉嫌造假的行为,主要包括篡改尾气排放测试数据以及发动机燃油效率性能数据。

业界好奇,问题究竟出在哪?

参加新闻发布会的,有亲自鞠躬道歉的日野总裁小木曾聪,以及该事件调查委员会的律师代表、前大阪高检检察长神原一夫,以及项目组专员岛本诚。小木曾聪直言,造假问题对公司影响深远,且目前已经陷入了一个巨大的负面漩涡。

二十年沉疴

首先,日野撇清了和丰田的关系。

在新闻发布会现场,有日本记者问及母公司丰田是否有参与,日野总裁小木曾聪回应说,舞弊是日野自己的问题,和丰田集团无关。" 我们的项目管理,也有借鉴和复制丰田模式的地方,但很多问题发生在生产和研发的一线,不深入其中,很难发现。"

管理层也扛起了责任。

面对日野历史上最为艰难的负面丑闻,小木曾聪只能直面难题,管理层和董事会在深刻反省之后,已经制定了为其三个月的管理整改计划。" 作为决策者和管理者,我接受了事情的严重性,虽然没有直接参与一系列的造假行为,但我自己也有很大的责任。"

那么,根源是什么?

调查委员会的最新报告,对日野、乃至日本企业文化进行了罕见的批评,并把日野的造假丑闻归咎于公司僵化的管理模式。

" 员工很难感受到心理安全。"

" 工程师的想法,很难触达上级。"

" 大家无法自由地表达想法和心声。"

......

这份报告的矛头,直指日野过去十几年的管理沉疴。整个管理层沉溺于过去的成功与经验,很难客观且正确地看待自己,面对外界的环境变化和内部的员工心声,往往选择视而不见。

一言以蔽之,整个体系僵化了。

有内部员工告诉调查委员会,日野的很多工程师认为,公司此前曾盲目扩大产品市场和新车产品线,但管理层从未认真倾听过一线的声音。

" 即使研发实验室有造假的不正当行为,但是按照公司的制度和流程,产品开发和市场部门很难互相监督,时间久了,很多问题被掩盖过去,且变得越来越严重。"

一份关于舞弊的调查报告,直接指出公司内部管理和文化层面的深层问题,这在日本汽车行业是很少见的。调查委员会特意指出,希望外界的目光不要只聚焦在发动机性能试验部门的局部问题,而是要看清整个舞弊事件的本质。

纵向溯源,高层意志、隐瞒包庇、部门合作以及长期形成的公司文化才是真正的原因。

" 最后的堡垒,被逼上绝境。"

特别调查委员会还披露称,2016 年三菱汽车因油耗数据造假丑闻而陷入动荡,其他日系车企也面临审查,但在日本国土交通省调查尾气排放和油耗测试数据时,日野提交了虚假报告,以证明自身不存在不当行为。

而彼时做了虚假报告的,正是一直以来被视作研发堡垒的日野动力列车实验部,该部门通过制作虚假资料、提交伪造数据等手段进行了报告舞弊。

日野,不是个例

这一幕,似曾相识。

日本制造声誉下滑的势头,着实以 " 中道崩殂 " 的姿态让业界咋舌。集体造假,品质问题屡陷丑闻漩涡,当召回公告和鞠躬道歉成了家常便饭,他们一向引以为豪的工匠精神也在遮羞布被掀开后突然变了味。

我们不妨把时间轴往前推。

去年新年刚过,日本老牌制药公司小林化工被曝质检数据造假 40 年,约 500 种药品中就有高达 80% 的药品有虚假制造记录,他们从 16 年前就已掌握这一情况,但一直放任毒瘤祸害市场。

而在去年上半年,曙光制动质检造假引发新一轮重震,让日本汽车制造业的质量问题再次陷入信任危机。曙光制动器工业株式会社发布文件称,该公司发现在日本国内工厂制造的刹车及相关零部件中,存在篡改检查数据的行文,目前已有约 11.4 万件产品和这一不正当行为相关。

有不当行为的子公司有曙光山形制造、曙光福岛制造、曙光岩槻制造以及曙光山阳制造等 4 家子公司,这四家公司均已承认存在生产端的造假行为,包括篡改数据和捏造不符合事实的检查数据,而这些行为早在 2001 年 1 月提交的报告里就已经存在。

还有影响深远的高田事件。

想必所有人都无法忘记 " 死亡气囊 " 高田安全门的祸害,造成的影响犹如汽车制造业的切尔诺贝利,荼毒时间之久,涉及品牌和厂商数量之广均足以载入史册。我们关心的是,昔日有口皆碑的世界级工匠,何以在利益的驱使下,给自己灌下一杯杯品质的 " 毒奶 ",亲手拆掉苦心经营的金字招牌?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就在三年前,仅次于新日铁住金、JFE 钢铁的日本第三大钢铁巨头神户制钢,公开承认违反合同长期篡改强度和尺寸等质量数据,位于栃木、三重、山口的三家工厂和神奈川县的铜制品子公司均受波及,该事件后来被日本媒体形容为动摇日本制造的 " 神户冲击 "。

有意思的是,神户制钢在日本业界掀起的舆论风波尚未平息,民愤尚且持续发酵,斯巴鲁质检门又几乎在同一时间段撞到了日本制造业饱受质疑的枪口上。

因存在使用 " 无资格证检查人员 " 的问题,斯巴鲁为涉及安全问题的群马县的总工厂和矢岛工厂进行了道歉,此次事件与此前曝出的日产造假一样,都属于无资格人员在检查记录文件上盖章造假,且承认类似的造假行为已经持续了 30 年之久。

也是在同一年,2017 年 11 月,日本最大纤维化学生产厂家东丽公司社长日觉昭广在东京召开紧急记者会,公开承认其子公司存在篡改产品强度质检数据问题。

从 2008 年到 2016 年,该公司累计有接近 150 例数据造假,波及 13 家下游客户,造假数据主要涉及增强汽车轮胎强度的辅助材料。

" 工匠精神 " 的崩塌

日本制造,为何频繁地遭遇质疑的斡旋?

在商言商,这里面自然有利益的驱使。也是在最近几年,零部件供应商们要面对的,不仅是汽车制造商采购量下滑的残酷事实,伴随着后者中长期的收益恶化,对上游零部件企业也提出了更严格的降低成本的要求。最典型的代表,是被丰田控股的日本电装。

而另一方面,企业内部的追求也越来越从市场份额转向利润,强调创利创收,忽视社会责任,本质原因都是在于扩张时对速度的重视超过质量。

背后也有深层次的原因。

如果翻阅过日本历史典籍,很容易了解到日本自古地处海岛,资源匮乏而天灾频发,塑成了日本民族极其珍惜资源、重视效率且追求细节的性格;朝不保夕命途多舛的环境,则给这性格里添加了矛盾和极端的元素。

就像鲁思 · 本尼迪克特《菊与刀》所指出的,日本民族性格存在爱美而黩武、尚礼而好斗、喜新而顽固、服从而不驯等 " 矛盾组合 "。而正是这种极端的两面性格,为我们今天的话题提供了进一步探讨的基础。

一位长期从事中日韩文化对比研究的教授此前曾告诉《汽车公社》记者,针对日本汽车产业链条频繁集体造假一事,和宗教影响不无关联——

日本镰仓时代,东瀛佛教净土真宗初祖亲鸾法师极力倡导 " 恶人正机 " 的学说," 恶 " 是世界的本源,神也好,佛也好,所有至高无上的精神性的东西,不但不嫌弃恶人,反过来还更加积极地以恶人为主要拯救对象。

" 恶人正机 " 的说法不仅在佛教领域引起争议和思想震荡,当代日本民众深受净土真宗派系的影响,笃信以至诚之心借助他力(弥陀本愿),恶人能比善人更能获得解脱,故而容易导致 " 作恶无罪 " 的想法。

另一方面,则要强调 " 集体 " 二字。

日本思想中长期存在 " 耻 " 文化元素,公司高管和决策者在知道产品存在质量缺陷、数据安全存在造假行为的前提下,极有可能在耻感文化(ちじょくぶんか)的影响下选择舞弊包庇,以此维系对外的所谓体面。

而日本从古代的村落共同体开始,就出现了 " 村八分 " 的概念,随波逐流才是最安身立命的最佳方式,如若产业链条存在造假先例,后续成为业界潜在规则后,原本不想造假的企业估计也是哪有不湿鞋了。

汽车产业造假,实乃日本制造人设崩塌的一个侧影,站在全产业观察视角,已渗透到各大领域。

如军工方面,日本空中自卫队 F-4 战斗机自行起火,被指也和神户制钢有关,一度被神话为 " 世界第一 " 的苍龙常规潜艇,因为性能不足接连在澳大利亚和印度招标中落败;英国引入的日本高铁,200 公里时速足以在中国高铁面前蒙羞不说,还在首航时出现大面积漏水、延误故障 ……

日本制造的水平低于神话,高于抹黑;短于集成,长于细节。在包括家用车在内的部分领域,质量和创新居前,但不足以完全甩开其他发达国家。

" 永不磨损 "、" 工匠精神 "……

日本汽车制造在 " 皮薄 " 恶名之后的逆袭式神话,在被一次次掀开遮羞布后屡遭 " 迎头暴击 ",在黑与粉的两个极端之间,怎样找到中立客观的位置,让妖魔化与神话一起破灭,我们需要对日系制造重新定睛凝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