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生活 > 正文

​跑滴滴车的艳遇经历(一场艳遇让我妻离子散)

2022-08-19 11:03 来源:真问网 点击:

跑滴滴车的艳遇经历(一场艳遇让我妻离子散)

01.

陈安把车停在路边,开着双闪,给乘客打了个电话。

“是尾号6702的乘客吗?我已经到了你说的路口,白色丰田,开着双闪。”

“好的,大概三分钟我就到。”

听筒里传来一个甜美婉转的声音,陈安精神一振。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遇见一位女乘客,总是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陈安打开车窗,看着夜色,点了根烟。

没多久,视线里就出现了一位年轻的女人,准确的说是年轻的美女。

瓜子脸,柳眉杏眼,脸上画着精致又不夸张的妆容,一袭红色的连衣裙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尽致。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女人打开门,低着头弯腰坐在了副驾驶上。

在她弯腰的瞬间,陈安火热的目光不由自主扫在她胸口露出的白皙上。

直到烟头快烧到嘴巴,他才回过神来。

“没事,没事。”

他把烟头扔出了窗外就发动了车子。

“这么晚了,你怎么一个人?”

陈安在等红灯的时候忍不住跟她搭起了讪。

“因为我一个人在这边上班,今天又是晚班。”

“你在酒店上班?”

陈安想起之前是在酒店附近接的她。

女人摇了摇头。

“我在酒店对面的第一人民医院当护士。”

陈安诧异地看了她一眼,起初他还以为她是什么不正经的女人。

“现在当护士待遇挺好啊。”

女人嘟着嘴。

“你是不知道有多累,特别是晚班的时候,忙了一天还要一个人打车回去,有时候下雨还打不到车。”

陈安看着她抱怨时撅起的娇艳的红唇,心里像被什么挠了一下,痒痒的。

“那你下次晚班叫我来接你啊,给你打五折。”

女人惊喜地看着他。

“真的吗?”

陈安点了点头。

“只要你一个电话,我立马就赶过去。”

女人笑着说好。

二十多分钟后,陈安把她送到了目的地。

下车之前,他们互相加了微信。

陈安看着她婀娜多姿的背影,身体感到一阵燥热。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不见,他才意犹未尽地收回目光点了根烟。

他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半了,兴致索然的他决定提前一点下班。

02.

陈安回到家里的时候,妻子张丽正躺在沙发上打瞌睡。

每天晚上她都会等陈安回来,给他下碗面条。

陈安看着沙发上身体越发丰满的妻子,脑海里突然想起了刚才的女乘客,他看着妻子的目光变得厌恶起来。

他和张丽是相亲认识的。

她温柔,体贴,和他任性刁蛮的前女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和她相处的过程中,陈安觉得很舒适。

她不会因为一个菜没点好,就当众跟他翻脸。

也不会因为一个玩笑没开好,就闹着分手。

相反,她会什么都为陈安考虑,看他喜欢的电影,去他喜欢的餐厅,买单大部分时候也是AA。

陈安觉得她不错,家里人也同意,于是他们很快就把亲事定了下来。

结婚后,一直就对陈安心动的张丽变得更加乖巧和懂事了。

她每天煮好饭菜等他回来,饭后打扫收拾的也是她。

每天早上会给他准备好早餐,嘱咐他路上小心。

而陈安很快就腻了,原本在他眼里的温柔现在变成了沉闷。

他也后悔过,但婚已经结了,离婚并不像分手那样简单,那是两个家庭的事情,错综复杂。

看着愣在门口的陈安,张丽站了起来。

“你饿了吧,我去给你下碗面条。”

陈安摇了摇头,准备去卫生间洗澡。

“我不饿。”

擦肩而过的时候,张丽在他身上闻到了一股女人的香水味,很淡。

她脸色立刻垮了下来,她虽然温柔,但也是有底线的。

“你身上怎么有香水味?”

陈安下意识闻了闻自己的衣服,确实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他又想起了刚才的女乘客。

一想到她,他忍不住想上微信和她聊几句。

“回来之前接了一个女乘客,可能是她身上的吧。”

说着他迫不及待地朝卫生间走去。

看着反常的陈安,张丽叫住了他。

“你给我说清楚。”

张丽对陈安其实没有多少信任感,如果不是因为她对他还有爱,以及他们三岁的宝宝,她早已经跟他离了婚。

陈安三年前就出过轨,就在她怀孕的时候。

当时陈安还在一家互联网公司上班,出轨的对象是他们部门的一个已婚女人。

张丽什么都可以忍,但忍不了出轨。

她执意要离婚,但那时候她已经有身孕了,再加上两边父母苦口婆心地劝导。

她要陈安彻底跟那个女人断了才答应不离婚。

迫于压力,陈安不仅跟那个女人断了,还把工作都辞了。

从那之后,他就当了一名滴滴司机。

虽然之后,陈安没有再出过轨了,但他们仍然是争吵不断。

张丽站在陈安面前,直愣愣地看着他,还在等他的解释。

“我怕你是有病吧,整天疑神疑鬼。”

陈安一边吼着一边走进了书房,重重地把门锁上了。

每次吵架的时候,陈安都会把自己关进书房。

张丽看着那扇紧闭的门,眼泪流了下来,这样的生活早晚有一天会逼疯她。

03.

陈安刚把门反锁,就拿出手机给之前刚添加的女人发起了微信。

“睡了吗?”

微信很快就有了回复。

“刚洗完澡,准备睡觉了。”

“明天是晚班吗?”

陈安怕她睡着,就直奔主题了。

“你要来接我吗?嘻嘻。”

看着对方发来的带着一丝调情的字眼,陈安心跳不由有些加速。

“好啊,只要你需要,什么时候接你都可以。”

“那明天晚上,十一点半,你还是在老地方接我吧。”

“好嘞。”

陈安又接着跟她聊了一会,直到她说有点累了才依依不舍地道了句晚安。

在聊天中,陈安知道她叫孙倩,今年刚毕业,在第一人民医院当护士。

这一晚,陈安很兴奋,直到大半夜才睡着。

白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中午了,张丽做好了饭菜,放在桌上,她每天都是吃完饭就又回去工作。

陈安随便吃了几口,就去洗澡了,他换了一套新买的衣服,又把头发整理了下才出门。

晚上他不想回家吃饭了,他怕张丽扫兴。

这一天对他来说过得格外漫长,他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

直到孙倩出现在他眼前,他那颗心才从浮躁变成了躁动。

她今天换了一条黑色短裙,上身是一件白色的T恤。

陈安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她黑色的裙摆上,直到她打趣道——再看我就要下车了,陈安才有些尴尬地收回目光发动车子。

“今天累吗?”

孙倩伸了个懒腰。

“当然累了。”

“那下次等你上早班了,我带你去按摩放松一下。”

“好啊。”

就这样,一连好几天,陈安都按时来接她。

在送她回去的路上,他们总有聊不完的话题。

他们从生活,工作聊到父母。

“对了,你父母和你们一起住吗?。”

有一次孙倩突然聊到了父母上。

“没有啊,他们之前在粮食局上班,有给他们分配一套小房子。”

“哇,好巧啊,他们住在哪一栋,我奶奶之前也在粮食局呆过。”

陈安调笑到。

“知道这么详细干嘛,你是要去家长吗?”

孙倩撒起娇来。

“你告诉我嘛?万一和我奶奶是邻居呢,说不定我还去拜访他们呢。”

“哈哈,那还是算了,就我爸妈那封建的思想,我怕他们会不认我这个儿子。”

虽然是在开玩笑,陈安还是告诉了她地址。

把孙倩送到她住的地方之后,陈安又跑了两个小时的车才回家。

他现在看着张丽就烦,只好每天拖到深夜才回去。

04.

这一天晚上,和往常一样,陈安在老地方接到了孙倩。

她换了件低胸连衣裙,脸上的妆容也比平时画的要妩媚几分。

陈安看着她,心里不由有些蠢蠢欲动。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他隐约也能感觉到她对自己是有好感的,不然也不会跟他聊那么多天,还总是叮嘱他要注意安全。

欲望的火焰在他身体里熊熊燃烧,他又瞟了一眼她露在空气中的大腿。

“要不今晚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孙倩迟疑了下。

“你饿了吗?”

看见她眼里的犹豫,陈安知道有戏,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这个点外面没什么吃了,那要不去我家。”

孙倩低着头,说得很轻。

陈安兴奋地抬起头,他能感觉自己的肾上腺素正在飞速的分泌。

他踩着油门,已经顾不上会不会闯红灯了。

孙倩带着他进了房间,陈安不知道是她在暗示还是无意,她的手不时摩擦着他的腰部。

陈安看着她青春又不失妩媚的脸颊,刚进门,他就忍不住抱着她吻了起来。

她象征性地反抗了两下,就开始迎合他。

陈安迫不及待地将她抱到了床上,正在这时他手机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是张丽打来的。

他皱着眉头,把手机关机了。

孙倩知道他有老婆,从第一次找他借手机玩游戏的时候,她就不小心看到了他一家三口的锁屏画面。

可她并不在意。

看着媚眼如丝的孙倩,陈安兴奋地扑了上去。

孙倩轻轻地推开了他。

“你先去洗澡嘛。”

陈安下意识闻了下自己的衣服,确实有些汗臭味,他尴尬地走进了卫生间。

没多久,陈安就出来了,孙倩正在玩着手机。

他迫不及待地压在她身上。

一阵阵呻吟回荡在房间里。

激情过后,陈安将孙倩搂在怀里。

他刚准备吻她的额头,门“砰”的一声被人用力地踹开了。

紧接着三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冲了进来,两个人直接冲了过来按住了陈安,另外一个人正在用手机拍照。

还没等陈安反应过来,他的脸上就挨了一拳。

“妈的,老子的女人你也敢泡,我看你是找死。”

脸上传来的疼痛让陈安清醒过来,他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词——仙人跳。

他用一种侥幸的目光看着孙倩,只见她面无表情的偏过头。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你还走神,兄弟们打。”

其余两个人走了过来,对着他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陈安蜷缩着身体,大声求饶。

“大哥,别打了,我错了。”

为首的男人点了根烟。

“你睡了我老婆,一句错了就没事了?”

陈安低着头。

“那你想怎么办?”

男人在他面前摊开了右手。

“五万,给五万,这件事就算了了。”

陈安心一惊,五万对他来说也不算一笔小数目。

他现在手头上就几万块,那是他全家的积蓄。

见他犹豫,男人看了一眼孙倩接着说。

“房间里有监控,视频,照片,我们都有,你爸妈住哪,你家里朋友的联系方式我们都有。你爸妈年纪也大了,如果你觉得他们心脏受得了,你可以不给。”

陈安恨恨地看了孙倩一眼,他这才明白之前她总是找自己借手机的原因了。

他考虑了很久,这件事无论如何都是不能让他爸妈知道的。

特别是他妈,因为他妈是真的有心脏病。

“我就五万块,钱给你,你把视频和照片当着我的面删了。”

男人点了点头,收到钱之后就按陈安说的去做了。

05.

陈安失魂落魄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他刚把手机开机,里面就噼里啪啦一口气传来十多条短信。

“孩子发高烧,你快来医院。”

“你电话怎么关机了?”

“你倒是接电话啊。”

电话又响了起来,是张丽打来的。

“你干什么去了, 孩子发高烧,想让你送他去医院,结果你直接关机了。”张丽对着手机哭喊着。

听着她怒吼的声音,本来心里就憋屈的陈安爆发了起来。

“我大半夜的在外面赚钱,你在家连个孩子都照顾不好,你还有脸说我。”

说完,他就把电话挂了。

陈安心里很乱,很烦,既然有张丽陪着孩子,那孩子应该没什么问题。

他索性懒得管了,直接开车回了家。

第二天,陈安是被张丽开门的声音惊醒的。

他迷迷糊糊走了出去,刚想开口问她孩子怎么样了。

张丽就冲到了他面前,心疼地看着他脸上的伤口。

“你怎么了?”

陈安不知道怎么解释,半天才想到理由。

“昨晚和一乘客发生了点争执。”

“那你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看着她着急的样子,也许是因为经历了外面人心的险恶,陈安心头一暖。

“没什么事情,在家休息几天就好了。”

“还有昨晚的事情是我不好,以后我不会这样了。”

张丽一愣,在她的印象里陈安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好好跟她说话了。

她嘴角露出一道好看的弧线,她付出了这么多,就是想有一天,陈安能好好定下心来跟她过日子。

“你一定饿了吧,我去给你煮点东西吃。宝宝,我爸妈在医院照顾着,你不用担心。”

说完,她就笑着去了厨房。

接下来的几天,陈安奔波在医院和家里。

孩子没什么事情,但他总是忧心忡忡。

他害怕那伙人还会来找他麻烦,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他越发想念张丽。

但好在他担心的没有发生。

陈安原以为这一切就这么结束了。

直到那天中午,陈安刚准备出门,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犹豫了一阵,还是接通了。

是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想了很久,还是觉得亏了,再给我转三万,不然我就把照片发给你老婆和朋友。”

陈安只感觉一阵冷汗爬上他的背脊,他有种被毒蛇盯住的感觉。

“你不是都当着我的面把它们都删除了吗?”

“你不知道很多东西删除了还可以找回来吗?你好好考虑,三天时间,到时候别怪我不客气。”

陈安跌坐在地上,脸色惨白。

他现在手里就只剩下一万多了,就算他有三万,这次给了,下次他们再勒索自己怎么办?

他想报警,可是一报警,所有人就会知道他那点事情。

这是他承受不起的。

生性懦弱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也没有人可以商量,他只好把自己关在家里。

就这样三天过去了,他特地给爸妈打了个电话,试探了下他们,所幸的是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他松了口气,可是到了第四天下午的时候,满眼通红的张丽突然跑了回来。

她怔怔地看着陈安。

“为什么?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对我。”

看着泪流满面的张丽,陈安脑海里发出一声巨响,他知道那伙人已经开始报复他了。

他脸色惨白。

“那是别人设的圈套,老婆。”

张丽将自己的手机扔了过来,凄厉地哭喊着。

“圈套?如果你不动坏心思,你会中别人的圈套?”

手机“啪嗒”在地上滚了几下,滑到了陈安的脚下。

他低着头看了眼,屏幕碎了,但仍依稀看着全身赤裸的他压在一个女人身上。

“老婆,你听我解释。”

也许他没有那么爱她,但他不想失去她,毕竟作为一个妻子,她没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

张丽还在失声痛哭着。

“这么多年,为了这个家,你知道我付出了多少吗?我要的只是你不出轨,只要你跟我好好过日子,我过分吗?”

陈安一个劲地摇头。

“以后我真的听你的。”

张丽突然止住了眼泪,直愣愣地看着陈安。

“我就问你一件事,我们孩子发高烧那天晚上,你是不是在外面鬼混?”

陈安低着头,不敢去看张丽,他想狡辩,可是现在铁证如山。

“我……”

看着欲言又止的陈安,张丽就算再傻也猜到了答案,泪水又涌了出来。

她像疯了一样朝着门外跑了出去。

06.

陈安最后还是报警了,警察很快把嫌疑犯抓捕了起来。

可是他鬼混的那些视频照片却还是传了出来。

不仅他的家人,朋友甚至连街坊邻居都知道了。

他爸妈再也拉不下老脸去替他求情了,甚至连他妈都被他气进了医院。

张丽已经对这段感情绝望了,她毅然决然地要求离婚。

陈安又去求她,给她下跪,但这一次张丽没有心软,因为她知道狗是改不了吃屎的。

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的那天,陈安特地早早就起来了。

可是刚开门,他还是遇见了刚买菜回来的邻居。

他低着头,像过街老鼠一样快步走下了楼梯,可是还是听见了身后传来的骂声——真不是东西,只是可怜了小丽和孩子啊。

离婚手续办得很顺利,因为是陈安出轨,张丽得到了孩子的抚养权。

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张丽原以为自己心里会难过,会不舍。

但直到这一刻真的到来的时候,她心里只感到一阵轻松。

曾经她不敢离婚,因为她放不下他,她努力付出,希望他有一天会悔改,会好好和她一起过日子。

但他一次又一次伤害了她,直到耗尽了她所有的爱和精力。

这段长达五年的婚姻对她来说就像一罐过了保质期的糖果,她留恋着过去的甜蜜,一直不肯面对它早已过期变质的事实,还奢望着有一天它会再次变得甜蜜。

但变了质的东西又怎么可能完好如初呢?

早晨的阳光倾泻在她身上,张丽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暖。

她大步向前,不念过去,不畏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