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游戏 > 正文

​《龙之信条2》里的烤肉是真肉,那《生化危机》里的丧尸是真尸吗?

2024-04-03 10:41 来源:真问网 点击:

《龙之信条2》里的烤肉是真肉,那《生化危机》里的丧尸是真尸吗?

有人把真烤肉照片放到了 Steam 的游戏截图区

怪物马戏团 | 文

一个奇怪但有点意思的小细节:《龙之信条 2》里的肉。

卡普空的《龙之信条 2》最近发售了,在游戏里,玩家可以在野外露营,露营时还能烹饪打猎时获取的肉。一般来说,你会在第一次烹饪时,就发现这煎肉的画面有点过于真实了——没错,因为它就是对着真肉拍摄出来的。

每到《龙之信条 2》的烹饪环节,镜头就转成实拍,你看到的肉、油和锅,都是真实的,配上那个油煎肉的滋滋声,让人在感觉出戏的同时,又莫名很有沉浸感,而且特别美味。

每一种游戏中的肉,都有一段特别的影像。但这些影像的实拍,可能只局限于锅内。因为仔细看画面,会发现锅背后虚化掉的地面和篝火背景,与玩家露营时的环境 / 时间是一致的,然而背景变化,锅内的影像却没变。

在游戏发售前,制作总监伊津野英昭曾在采访中说,他们原本是打算制作食物建模的,但在考虑后,还是决定直接去市场买一些肉排,把烹饪它们的过程录下来直接用。这样不仅节约了大量成本,还能吃一顿。

这事听着就自由且离经叛道,像是板垣惠介进军游戏界后会干出来的事。但实际上,假如了解卡普空近年来制作游戏的方式,你就会发现,他们用上今天这一招,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首先说一下游戏里的食物建模,这其实是件非常麻烦的事。动画和游戏界一直在试图革新专门用于食物的建模技术,包括面皮的透光性、水在不同食物表面的呈现状态等。

日漫史上最炸裂的卷心菜作画:《夜明前的琉璃色》

皮克斯在做《料理鼠王》的时候,大翻新过一次业界做食物建模的技术,前几年做《青春变形记》时,又大翻新了一次,所以里面的各种华人美食质感优秀。而且根据采访,皮克斯对待食物建模的认真态度,部分是被宫崎骏的吉卜力工作室启发的,宫崎骏也是个会仔细研究食物作画方式的人。

顺带一提,《青春变形记》里有个做饭片段,在致敬周星驰的《食神》

卡普空也一直是游戏界最在意美食建模的公司之一,他们花了很多精力去做《怪物猎人》里的食物,所以呈现的效果非常棒;就连《生化危机 7》里,他们也要特意给你把生蛆的满汉全席来一堆特写。

其实啊,你在如今卡普空游戏里看到的大多数建模,不论是物件,还是人物、环境,乃至食物,原本就是由照片转制的。

卡普空现在用的 RE 引擎,一个特色就是非常兼容一种叫摄影测量法(Photogrammetry)的技术。这种技术原本是用在考古学和建筑绘图上的,大致是,借助一个物件来自各种角度的多张照片,构建起它的基础建模,然后再在其上继续渲染。

卡普空自从开发了 RE 引擎后,就在大规模使用这种摄影测量的技术,他们还出了纪录片和许多相关报告。卡普空认为这种技术显著降低了建模的成本、时间,同时又提升了效果。

所以从生化危机的警察局,到角色本身,以及角色身上的衣服褶皱,实际上都是卡普空从大量照片转制的。这就是为何卡普空如今用 RE 引擎做出来的固体物件,真实感非常强,而且有种独特的质感。

这真的是一种非常巧妙的方法,因为如果你了解 RE 引擎,就会知道它其实是个缺陷很明显的引擎。比如它的水体表现简直是灾难,去看看《龙之信条 2》里泄洪的片段就明白了,我从没在 2020 年后的 AAA 游戏里,看到这么糟糕的流体表现,简直像石油史莱姆穿越时空乱入了我的电脑。

这就是靠摄影测量技术,用无数张照片做出模型表面材质的过程(2016);其实其中有个细节:因为当时 RE 引擎处理阴影的能力不高,所以质量出色的材质上,会出现阴影错误导致的黑线。

但同时,又因为对摄影测量技术的革命性运用,让卡普空如今游戏的画面都很顶。他们用来做摄影测量的器械,是由 140 多架单反相机组成的,一个建模大概需要拍摄 100 多张同个物件的照片;假如是给人物建模,那这 140 个单反里,100 个会用于拍摄身体,40 个拍摄面部。

所以,卡普空现在《生化危机》里的丧尸,实际上是真用了大量遗体的照片建模,然后在这个基础上 " 雕刻 " 出来的。

这就是为什么说,卡普空偷懒用真实影像来替代食物建模,可能是他们注定要尝试的东西了。其他游戏公司也在使用摄影测量技术,但卡普空是其中的佼佼者,我甚至怀疑,这种另辟蹊径的 " 取巧 " 方式,正是卡普空的画质能在日本游戏中成为独一档水准的原因之一。

其实游戏界一直就在试图用真实照片,辅助做游戏。所以《半衰期 2》里偷偷把一张烧焦尸体的照片,用到了 NPC 身上,这事还被忽略了近 20 年,直到去年才被玩家发现。而《死亡空间》的菜单背景,实际上也是制作人偷偷用一张死羊体表的照片做出来的。

总之,我对《龙之信条 2》里这种另类的食物处理方式挺满意,不仅新奇,而且效果很棒。从侧面来看,这可能也体现了《龙之信条 2》这款游戏的个性:所以你可以在《龙之信条 2》里得到独树一帜的体验,它给你的那种特别的组队探索经历,以及战斗质感,真的很难在其他游戏里找到。

然而同时,这我行我素的个性也不一定都是好事。看看游戏固执己见搞出来的单存档、传送机制和跑图方式就明白了,真就是奔着折腾玩家去的。还有那个被无数玩家吐槽过的狂龙病,为什么要做这么一个毫无乐趣和正反馈的奇怪机制呢?

恐怕就是想要弄点新东西出来罢了。

不过既然,卡普空你对新技术这么有追求,新技术也帮你节约了不少成本,那你好歹也该用这态度,还有这节约下来的成本,去认真优化下《龙之信条 2》吧?接近 400 块的游戏,可不算便宜嗷。

肉是真的肉,牛是真的牛,但卡普空你也是真的狗。

-END-

往期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