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游戏 > 正文

​当人人都能用 AI 绘制涩图,这个世界会怀念专业画师吗?

2022-09-15 22:58 来源:真问网 点击:

当人人都能用 AI 绘制涩图,这个世界会怀念专业画师吗?

真新镇小茂 | 文

18 世纪末工业革命时期,机器生产逐渐开始取代传统手工业。大量失去工作的劳动者把机器视为贫困的根源,秘密组织起来捣毁商人的纺织机;

1839 年,法国学院派画家保罗 · 德拉罗什在首次看到摄影印刷品后高呼 " 绘画已死 "。后来,法国的几名画家发表联名抗议书,公然反对摄影是一门艺术,事情甚至闹上了联邦法庭;

2022 年,AI 绘画技术在全球爆火,众多日本画师在推特发布声明,呼吁禁止 "AI 学习作画 ";

......

进入 2022 年,AI 绘画正变得越来越火。除非屏蔽所有社交媒体,否则你大概率看过一些由 AI 绘制的艺术作品。它们有的精妙复杂,有的天马行空。连央视在报道新闻时也选用了一组由 AI 绘制的图片,让许多人感慨历史性的时刻可能就在眼前。

Midjourney:黑蝴蝶 + 天使

Midjourney:失落的黄金城

现在,每隔几天就有一个新的作画 AI 进入人们的视野。如果这段时间,你在群里看到有人讨论"MJ",他聊的很可能不是迈克尔 · 乔丹 / 杰克逊,而是指人气颇高的 AI 绘图软件"Midjourney"。同理,讨论"SD"的人也未必是《灌篮高手(SLAM DUNK)》的粉丝,而是在钻研完全开源的"Stable Diffusion"绘图 AI。

Stable Diffusion:川瀨巴水的意大利之旅

于是,在全民 " 用嘴绘画 " 的趋势下,这两天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

8 月 29 日,日本一家公司推出的绘画 AI"mimic"的 β 版上线。该网站主打学习功能,用户上传不低于 15 张图,AI 就能学习其画风自动生成新的图片。

按照官方设想,他们应该是想把 mimic 打造成专业的辅助工具,在条款中强调用户只能够上传自己的作品,生成图的版权归创作者所有。但目前并没有办法确保作品就是由作者本人上传,许多画师担心作品被盗用,在社交平台公开抵制这款产品,明令禁止他人在 AI 绘图软件里使用自己的作品。

这件事在日本社交网络上吵得沸沸扬扬," 那个 AI"、" 著作权法 " 等关键词都登上了推特热搜。迫于压力,官方很快宣布将关闭测试功能,并删除所有画作数据。之后他们将研究防止未经授权的画作被用于 AI 学习的机制,将其应用在正式版中。

事情在国内也引发了不少讨论。有观点认为往好处想,可以减轻职业漫画家的负担;但更高赞的回答表示,模仿画风会直接扬了画师们的饭碗。

更悲观一点,有高赞回复将其形容为:AI 跨出了消灭人类的第一步,饿死部分人。

我们处在互联网科技爆炸的年代,几乎每天都有新东西出现。但像 AI 绘图这样迅速在全球爆火,同时争议巨大的技术依然罕见。只是,在讨论这玩意是否会消灭人类之前,我们需要先搞清楚,AI 绘图是怎么一步步发展到让人们害怕的

去年 11 月,一款名为Wombo Dream的 AI 绘画软件横空出世,引发了网络热议。此前被标榜为 AI 绘画的软件,通常需要使用者具备一定的美术基础,懂复杂的参数调试才能生成图像。但 Wombo Dream 把这个过程简化到了极致,只需几个简单的关键词、选择画风,短短十几秒就能得到一张或诡异或梦幻的生成图。

正如其名,Wombo Dream 作为第一个火出圈的 AI 绘画软件,堪称 " 梦开始的地方 "。但它的局限性也很明显,就是太抽象了,像是喝多了假酒之后画出来的。当你想画一只可爱的皮卡丘,最终的成品图却很难和碳基生物联想到一起,确实是在梦里才能看明白的画面。

因此在 Wombo Dream 推出之后,多数人还没有对 AI 绘画抱有太大的重视,只是在外网小火了一阵子。这玩意充其量算个新鲜玩具,有点像 " 狗屁不通文章生成器 ",乍一看挺唬人,但内容经不起推敲,离创作出真正的艺术作品还很遥远。

但是人呐,就不可以预料,万物的命运会发展成什么离谱的样子。今年四月,一个新的 AI 绘图软件Disco Diffusion(以下简称 "DD")开始在网上流行,并且火到了国内,知名度很快超过了前辈 Wombo Dream。

其实 DD 和它的前辈 Wombo 使用的是同一种技术——谷歌 2015 年公布的图像识别工具 " 深梦 "。不过 DD 经过更长时间的 " 调教 ",画面辨识度巨幅提升,能更好地表现结构和构图。对于我这种艺术门外汉而言,它的一些作品已经能以假乱真了。

DD 也更能听懂人话。它能将你的描述词拆分成 5 个维度理解,大概是内容、绘画风格、画家风格、颜色和参考渲染方式。所以你要是耐心点,仔细提交需求,能得到一张接近你想法的艺术图。

另外,DD 还支持调整具体的参数,从而更改元素在画面中占据的比重。比如你想要一幅雪山之下花草丰茂的奇妙图片,输入 " 花草:7,雪山:3",就能得到你想要的效果。

不过,虽然 DD 的水平提升了不少,能画出精美的场景,但它仍然偏科严重——画不好 " 活物 "。当你输出关键词 " 湖上的白蛇,高塔 ",想让它画出一张 " 白蛇逃离雷峰塔 " 时,我们能看到图片里确实画出了漂亮的背景,但可以被看成 " 白蛇 " 的只是一团没头没尾巴的线条。咱别说许仙,这恐怕小青看了都要皈依法海。

而且,说 DD 能听懂人话,很大程度是因为它像个只会死记硬背的书呆子,学不会脑筋急转弯。这就很容易出现你输入 " 宫崎骏电影 ",结果老爷子的头像赫然出现在画面某处,还冲你歪眉挤眼的情况。

这图在网上也挺有名了

说起来,我写这篇文章,最开始其实想围绕 "AI 绘图翻车",找一堆弔图调侃这玩意。不过素材看多了,比起搞笑,我更多是在里面感受到恐怖谷效应。AI 作品中涉及到人类的部分实在是太抽象了,错乱的五官、扭曲的身形,除非你好这口,否则都会从中感受到不安的情绪。

从这一点来看,似乎这些 AI 绘画软件和我们嘲笑的 " 人工智障 " 也没有本质区别,只是利用大数据将艺术家们的元素缝合在一起,画朦胧的事物很厉害,具体一点就很容易翻车,有点像网络版的 " 南郭先生 "。

但其实不能下定结论,因为搭配更先进 AI 技术的绘画软件,已经突破到了新的境界。

Dall-E 2是基于 OpenAI 开发的绘图软件,目前还没有对外公测,因此它在网上的名气没有我们前面提到的 DD 和 Midjourney 高。但这玩意呈现出的效果堪称是数码兽究极进化,被戏称为" 乙方设计师的终极形态,傻逼甲方的终结者 "

左是原图,右边是 AI 模仿,不说你能看出来吗

最明显的地方就是,Dall-E 2 可以很清晰地生成具象化图片,比如 " 在太空中骑马的宇航员 ",或是 " 正在打篮球的考拉 "。图片生成的内容之精准,画风之写实,如果不是元素过于生草,我甚至可能会把它当成照片。

Dall-E 2 更强悍的一点是,其他 AI 只能让你用嘴画图,Dall-E 2 还能让你用嘴抠图,用嘴 P 图,在现有图片的基础上进行加工和微调。例如,你可以毫无违和感地将沙发上的狗换成猫,或是迫害辣个女人,把蒙娜丽莎的发型换成莫西干。

更恐怖的是,Dall-E 2 可能拥有创造力,能够画出不存在的东西。部分拿到测试资格的用户,会尝试用 Dall-E 2 产出概念设计图,哪怕没有明确参考案例的关键词,它也能产出让人意想不到的成品。

看到这里,AI 绘画的进化速度可能已经让你头皮发麻。但仔细思考,会发现它依然不是无懈可击的。以上 AI 尚未解决的问题是 " 内容统一性 ",你不能指定一个具体的人,让 AI 不断生产出他现实中没有存在过的照片。因为 AI 们的一张张作品之间没有关联,就不能构建出完整的故事。

不过很快,这最后一道防线似乎也要失守了。上周五,有几位研究者上传了一个新的 AI 模型"dreambooth"。它能够实现的功能是你输入一件物品,比如一只狗狗的几张照片,让 AI 记住狗狗长啥样。然后它就能通过你的指令生成这只狗狗各种姿势、在各种地方生活的照片了。

话说你们也太卷了

不光是模仿,当 AI 绘画都可以创造不存在的东西,这样的技术革命对于图像创作的影响,或许不会小于机器对手工业、摄像机对于传统绘画的冲击。潘多拉魔盒已经打开,就不难理解相关从业者,甚至普通人都对此感到害怕了。

不过相比起不确定的未来,目前从业者们批评 AI 绘画技术,主要是因为很多 AI 的本质其实是将网络素材打乱排列组合,等于是直接盗用有版权的图片和作品

有人在 AI 作品中发现了作者 Logo

而且,目前还没有成熟的技术来制裁 AI" 抄袭 "。除非是像上图那样出现了 Logo,否则想要排查图片是否侵权、具体盗用了哪些作品,都是很难完成的事情。

更何况,如果是那些只模仿画风的 AI,法律压根就不太可能将其定义为抄袭,也远远谈不上侵犯著作权。

我翻了下自己在推特上关注的几位老师,多数持悲观态度。比如表里两开花的《恶魔姐姐》作者饭田老师,她表示自己主要害怕的事情,是 AI 生成看似某人的作品,却被用来宣扬政治、宗教等意识形态观点,这会严重损害作者的形象,本质上已经是未经授权使用作品的问题了。

但老师们并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只能严厉申明禁止 AI 绘画使用自己的作品。不过说实话,即使现在 mimic 平台因为舆论风波暂时下架服务,也不能保证以后所有人都会遵守,这并不是长久之计。

当然,AI 绘画作为一项技术,本身是没有善恶属性的。有对工具产生排斥的人,也有张开双手拥抱工具的人。原 SIE 日本工作室映像制作人 Ryo Sogabe 就是一位乐天派,他迷上 AI 绘图后,直接把 AI 生成的图片配上台词,排列成了一部逼格颇高的科幻漫画。

他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自己不会画画,也对漫画技巧一无所知。此次制作的漫画《恸哭的天盖》主要是为了抒发自己一直以来的想法,在画面中巧妙地配上台词,就创作出了这部作品。

确实帅,我上学那会也脑补过好多奇幻故事剧本

而且我也看到一些作者,他们使用 ai 绘画并不是为了获得一张具体精细的绘画成品,而是利用 AI 提供的思路和构图辅助自己创作。

B 站:空罐王官方频道

所以呀,每次技术革命都是一样。巨大的变化对所有从业者都是危机,但是又总会有人可以适应新的变化,发展出新的艺术类型。

当然,这些不是我这种只会画乌龟的人该操心的事。作为一个臭打游戏的,我其实更关心 AI 绘图技术一旦成熟,能否作为辅助工具,大幅缩减游戏美术的开发周期和成本。现在已经有了一些苗头,业内开始有人尝试用 AI 绘图,帮助制作美术资源较少、也不太需要细致设定的独立游戏了。

再举个大一点的例子。我觉得《赛博朋克 2077》绝对是 2077 年之前最让人遗憾的游戏。它的城市架构棒极了,但就差了那么一点点没能做完。如果有一套工具能节省美术工作里重复劳动的时间,《2077》能否成为我们心目中应该有的样子?

这对于各行各业可能都是同理。AI 绘图最有价值的东西,未必是完全替代艺术创作,而是降低重复劳动和增加产出,让开发成本大幅下降。所以我其实对 AI 绘画作为工具的一面挺看好。

虽然作为代价,它可能会让一批商业画师失业。但我想这也不是现在需要考虑的事情。目前主流的 AI 绘图软件往往会将 "Sexy" 列为屏蔽词,就算能画色图的,也会发扬它们 " 画人不像人 " 的传统美德。

看吧,我连码都不用打

考虑到这一点,有些艺术短期内还是无法被 AI 取代的。

-END-

往期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