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娱乐 > 正文

白鹿原简介

2021-04-26 11:50 来源:真问网 点击:

白鹿原简介

这是一部描述陕西关中地区白鹿原上两大家族、三代人、时间跨度从清末到解放后,半个多世纪的爱恨情仇的长篇小说。

白嘉轩与鹿子霖分别为两大家族的核心人物。

在白鹿原上,白家因为是族中老大,故世袭族长一职。只是人丁不够兴旺,总是一脉单传。

image.png

白秉德老汉的儿子白嘉轩,年轻时颇为不顺,他六娶六丧。

为了传宗接代,家里变卖了大部分家产,父亲也在这期间得了急病死去。

在一个雪天,白嘉轩无意中在一块土地上发现了一个秘密。经姐夫指点,得知那是白鹿原上的精灵所化。

为了把那块原本属于鹿子霖家的地弄到手,白嘉轩颇费了一番心思,终如所愿。而后他娶了第七任妻子吴仙草,命运由此一帆风顺。

他从种植罂粟开始,换来了大量银元。妻子也一口气给他生下了两个儿子:孝文、孝武。人财两旺的日子显得热气腾腾的。

不久,白嘉轩与鹿子霖因为争买寡妇家的土地而大打出手。

在冷先生的劝解和白嘉轩的姐夫——关中大儒朱先生的调解下,重归于好,并共同帮助寡妇度过难关。从此,白鹿村也有了“仁义村”的美誉。

接替族长一职的白嘉轩致富后,开始牵头重修祠堂,并在村里建学堂,让孩子们都能接受教育。这让他的声望日增。

祠堂建成后,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开办白鹿书院,深受一方百姓爱戴的朱先生亲自拟就《乡约》,让村民们的日常生活有了行为规范。

白家的人口继续增加,有了三个儿子后,又添了女儿白灵,她更是白嘉轩的心头肉。

接下来,清朝灭亡,民国取而代之。始终感觉被白嘉轩压了一头的鹿子霖,这回可算扬眉吐气了,因为他当上了乡保障所的乡约。

鹿子霖上任后的首要任务是向村民们征收新增的印章税。这对穷苦的农民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的事。

白嘉轩暗中组织,掀起了一场万人抗议的运动。后来,他又在祠堂处置赌鬼,安抚他们的家人,威望进一步得到提高。

白嘉轩敦厚仁义,视长工鹿三为自家兄弟,曾出资让鹿三的儿子黑娃去上学。

奈何黑娃总觉得白嘉轩的腰杆挺得太直了,在他面前感觉拘束,宁愿出去打工扛活。

在打工期间,黑娃迷上了东家郭举人的小老婆田小娥。

田小娥骨子里充满了反叛与抗争精神,她敢于冲破封建樊篱的约束,和黑娃走到一起。

事情败露后,她被休回娘家。黑娃费劲周折,带小娥回了原上。

当然,他俩的爱情在封建思想严重的村里注定是不被祝福的。但是,这并不妨碍两人开始幸福的生活。

他们在远离村庄的破窑里白手起家,把苦涩的日子过得甜蜜无比。

对这种生活,唯有一人是羡慕的,那就是鹿子霖的长子鹿兆鹏。

兆鹏是个接受过新学教育的有志青年,他向往自由恋爱,却被父亲指婚,令其娶冷先生的大女儿为媳。

说起冷先生,他是镇上有名的中医,与白、鹿两家皆为世交。

为了达到平衡和亲上加亲的关系,他将两个女儿分别嫁给了兆鹏和孝武。

鹿兆鹏抗争,却被父亲三巴掌打进婚房,只在新婚之夜履行了一下作为丈夫的义务,从此誓不回家。

时局混乱,原上的军阀来了一批,又换了一拨。有着新思想的兆鹏和弟弟兆海以及白灵都加入了革命。

白鹿原在已成为共产党员的鹿兆鹏的领导下,掀起了一场“风搅雪”运动。

以黑娃为首的三十六兄弟积极参与,以农协的名义铡恶霸,砸乡约条文,甚至连鹿子霖也被游街示众。

其后,国民党开始疯狂报复。兆鹏机智逃脱。黑娃也在他的介绍下投奔革命军,凭着过硬的本领,成了旅长的贴身警卫。

这时,好色的鹿子霖却利用田小娥救黑娃心切的心理,把策反工作做到了她的床上。

洞知此事的白嘉轩,将田小娥与替罪羊绑在祠堂里,施以刺刷之刑。

这无疑是打了鹿子霖的脸。于是他设计,让田小娥色诱白嘉轩的长子白孝文。

再说,革命失败后,黑娃沦为土匪头子,他指使手下抢劫白、鹿两家。鹿子霖的父亲死于这场劫难,白嘉轩挺直的腰杆也被打成了驼背。

相比驼背,有个更大的灾难差点将白嘉轩打倒,因为他发现了孝文与小娥的秘密。将名誉看得比生命还重的白嘉轩,又一次在祠堂施起了刺刷之刑。

这一回,对象却是自己曾寄予厚望的长子。

被父亲鄙弃的白孝文索性破罐子破摔,颜面、亲情,他统统不要了。

父子俩似乎在进行一场博弈,互相较着劲。在大饥荒中,他将分家所得的田地、房子都卖给了鹿子霖,转手就进了田小娥的破窑。

他扔下家中因断粮而饿得全身浮肿的妻子,甚至在她饿死时也不屑一顾。

他整日沉迷于小娥的温柔乡中,两人一起吸食大麻,直到花光了最后一文钱,落到出门乞讨的地步,如野狗般地苟活着。

后来,却又是鹿子霖将他从困境中解救出来,举荐他去了县上的保安团,从此命运再次发生逆转。

田小娥,却被自己的公公鹿三刺死在床上,因为他觉得这个女人是个祸害。

image.png

而原上,先后经历了大旱、饥荒、瘟疫,一次次把人们逼到了绝境。

鹿三老婆,仙草等人都死于这场瘟疫。好在,一场大雪,让人们又缓了过来。

白灵,随着革命的洗礼,也越来越成熟,她成了一个坚定的布尔什维克。在一次执行任务时,她被指令与人假扮夫妻。

出人意料的是,对方竟然是兆鹏。

因为共同的信仰和一起经受的考验,让两人产生了真挚的爱情而结合。只是,她最后竟屈死于自己同志手中,未免让人感到悲愤。

鹿兆海,原来同白灵是一对小情侣,却因为政见的不同,选择了国民党,两人因此分道扬镳。

但不论在哪个阵营,他热衷抗日,虽然最终死于国共两党的内战之中,依然是值得敬佩的。

最让人感动的,是黑娃的改变。他在归顺保安团后,娶了一位知书达理的好太太,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加深,他的内心逐渐变得柔软。

他拜在朱先生门下,努力“学为好人”。

在解放战争中,他主动投诚,并牵头策反了包括孝文在内的两位营长,起义成功。

而白孝文,骨子里就是一个投机分子。

他迫于形势,倒向共产党一边。在革命胜利后,却撇开他人,抢先向上级邀功。

在解放后,当上了县长的白孝文处心积虑地给黑娃加上莫须有的罪名,设计杀害了他。

白嘉轩替黑娃求情而未果,想到大儿子如此歹毒,他气得“气血蒙目”,因此瞎了一只眼睛。

刁钻圆滑的鹿子霖,却没有落得好下场。小儿子战死沙场,大儿子也在革命胜利后不知所踪。

解放后,当他被民兵押去台下陪斗时,终于疯掉了,最后被冻死。

这就是《白鹿原》一书的故事梗概。

面对着这样一部如史诗般气势恢宏的文学巨著,深深地被作者陈忠实三十年磨一剑的深厚的文学功底,及对关中大地深沉的热爱所折服。

巴尔扎克说:“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的确如此。更多的精彩,还希望读者自己去领会。